新闻动态

这里有最新的公司动态,这里有最新的网站设计、移动端设计、网页相关内容与你分享!

儿子酒后开父母的车撞飞行人 父母为啥担责

父母被判负连带赔偿责任

法院一审认为父母未尽到提醒注意义务,双方均提起上诉

子女事故

父母为啥担责

2015年9月10日凌晨,四川广元的杨某与朋友在KTV喝了酒后,开车撞飞了行人旷女士。经认定,杨某负该事故的全部责任。2017年8月,杨某因犯交通肇事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年2个月。2018年,受伤的旷女士一方提起民事诉讼,要求杨某、杨某父母及保险公司赔偿医疗费等约220万元。

日前,广元市昭化区人民法院作出判决,扣除已经给付部分和保险承担的部分,被告杨某还应赔偿旷女士约62万元,由杨某的父母对此承担连带赔偿责任。杨某一家对此不服,已经提起上诉。原告旷女士一方亦对判决赔偿金额有异议,也提起了上诉。

凌晨KTV喝酒后驾车 撞飞行人

2015年9月9日晚,22岁的杨某开着其母刘女士名下的一辆红色轿车出门,到一家KTV与朋友唱歌、喝酒。9月10日凌晨,杨某酒后开车经过一处人行横道线时,将正在通行的旷女士撞飞。随后,杨某开车把旷女士送到旺苍县人民医院抢救治疗,后旷女士转入其他医院继续诊治。

经交警认定,杨某负此次事故的全部责任。

2017年8月,杨某因犯交通肇事罪,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年2个月。2018年,受伤的旷女士一方提起民事诉讼,要求杨某、杨某父母及保险公司共计赔偿医疗费等约220万。

原告起诉表示,涉事轿车为杨某和杨某父母的家庭共同财产,应当知道杨某可能饮酒并实施驾驶车辆行为,杨某父母没有尽到对车辆的安全管理和安全注意义务,应当承担连带赔偿责任;保险公司为车辆保险人,应当在合同约定范围内承担责任。

对此,被告方认为,杨某的父亲杨先生、母亲刘女士在该案中没有实施任何侵权行为,杨某是发生侵权时的车辆驾驶使用人,法定车主刘女士和丈夫杨先生对该车的管理过程没有过错。而且事故发生时,杨某刚满22岁,大学毕业没工作,没有收入,而买车时杨某读大一,对买车也没有任何投资或贡献,因此,被告认为原告以此为由要求杨某父母承担连带责任的观点不成立。

保险公司则表示,由于杨某属于醉酒驾驶造成该案事故,因此拒赔商业保险,且根据规定赔偿交强险后,保险公司有对杨某及车主刘女士的追偿权利。

父母未尽到提醒注意义务

负连带赔偿责任

此前,经法院主持,原、被告双方同意选择西南鉴定中心对旷女士的伤残等级、护理天数等进行鉴定。根据鉴定意见,旷女士脑外伤后精神智力障碍伤残等级为六级,系中度智能障碍。

广元市昭化区法院经审理认为,杨某醉酒驾车致旷女士的身体健康、精神遭受损害,造成负全部责任的交通事故,杨某具有过错,应当负本案全部民事责任。涉事车辆的法定登记车主为刘女士,但其实是刘女士和杨先生夫妻共同所有,均对轿车负有监督管理职责。刘女士、杨先生夫妻应当知晓儿子杨某的性格、生活习惯嗜好以及驾驶技术等情况,对杨某驾驶带有危险性的家庭轿车前往KTV赴约交友唱歌至深夜,未尽到提醒注意义务,具有过错。该过错行为与杨某醉酒驾驶轿车导致交通事故发生的过错行为,共同致旷女士人身、精神受到损害。因此,法院认为,刘女士、杨先生应当负连带赔偿责任。

关于保险公司的赔偿责任,法院认为,涉事车辆投保了交强险、商业险,在保险期内,因杨某醉酒驾驶造成事故,根据商业保险合同约定,保险公司应当免除商业险赔偿责任,但在投保的交强险责任限额内应当赔偿,赔偿后可依法行使追偿权。

最终,广元市昭化区法院判决原告旷女士应获赔偿合计约90万元,其中保险公司应赔偿12万,减去杨某一家在治疗过程中已经给付的16万多,被告杨某还应给付原告约62万,由杨某的父母刘女士、杨先生负连带赔偿责任。

不服一审判决

原被告双方均提起上诉

前不久,收到一审判决书后,杨先生对判决不服,认为不该由自己和妻子连带赔偿,且对判赔的金额有异议,目前已经提起上诉。 这次事故是儿子的责任,给别人造成了伤害,我们认罪认罚。该给别人的钱,一定要赔,我们作为父母也一定会帮儿子还钱。只是不该把我和妻子连带进去,也没有法律依据,现在我们三处房产已经被法院查封。

杨先生表示,儿子杨某持有合法驾照,而且出事当晚,他正在学校给学生上晚自习,儿子用车外出喝酒等,自己并不知情。当晚妻子也在绵阳忙于工作,直到事故发生后才接到通知。

旷女士的丈夫白先生告诉成都商报-红星新闻记者,旷女士大脑智力受损,记忆力下降,一直需要人照顾。白先生现在雇了一个人,和自己一同照顾妻子。 我们是受害者,生活各方面都受到了很大影响。应该由谁来赔偿,都应当尊重依法判决的结果。只是我们目前对一审判得赔偿金额不服,还有一些费用没算进去,现在也要上诉。

法律延伸

车主和用车人不是同一人

事故由谁赔偿?

1

什么情况下会判决父母为子女的事故承担连带赔偿责任?

四川方策律师事务所律师郭刚:要看父母作为机动车出借人,是否怠于审查借用人的驾驶资质,或隐瞒或未告知机动车故障等。该案中,实际用车人杨某在法律上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,依据 谁侵权谁担责 的法律原则,应由杨某独立承担侵权后的法律责任。

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小林:上述案件属于机动车交通事故这一特殊侵权类型,没有任何关于父母对成年子女需要承担连带责任的法律规定。且智力和精神正常的成年子女具有完全的民事行为能力和责任能力,对自己的行为独立承担责任。

北京京师律师事务律师李举中:依照《侵权责任法》第49条,上述案件中,如果被告杨某的父母对损害发生具有过错,应当承担的是相应的赔偿责任,过错责任应结合证据和庭审情况进行确认,不能依靠推测。即使被告杨先生、刘女士有过错,承担的也是相应的赔偿责任,而不是连带责任。

2

把父母纳入连带赔偿,对原、被告分别有什么影响?

李小林:连带责任是一种比较重的责任形式,债权人可以向任一债务人主张全部责任,而不是部分责任。因此,必须谨慎严格适用连带责任。

李举中:依照法律规定,在侵权案件中连带责任是一种法定的责任,如果法院判决承担连带责任,判决生效后,原告有权请求一部分或全部连带责任人承担责任。

郭刚:把父母纳入连带赔偿,对原告而言增加了最终获赔的机率,但对杨某的父母而言,是加重了作为出借人的法律责任。

3

如果是普通的借车关系,车主需要承担哪些义务和责任?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shlzwl.cn/a/zixun/xingyexinwen/27795.html ,喜欢请注明来源。



Copyright © 2018 ag电子游戏娱乐平台ag电子游戏娱乐平台-ag电子游艺平台 All Rights Reserved